来自 趣事 2020-02-09 03:00 的文章

中工网:高铁驶来,机遇挑战并存

    记者 李勇 报道 


  ◆核心提示


  京沪高铁本月28日即将开通,济南作为五大始发终到站之一备受关注,各界对其未来的发展充满信心。在6月17日举行的济南商业发展高峰论坛上,专家学者就放大高铁对济南的推动作用、带动济南城市发展和层级提升提出建议。


  □ 本报记者 王佳声


  “省会城市群”迎来新契机


  “济南作为京沪两大经济圈之间的重要节点,会成为高铁通车的直接受益者。”中国证监会原主席、中国城市经济学会会长周道炯在论坛上用“崭新”一词来点评济南迎来的历史机遇。他说:“京沪高铁把济南纳入了北京和上海的3小时经济圈影响范围之内。济南刚好处于环渤海和长三角两大经济圈黄金分割点上。因此从改变时空距离上来说,济南无疑是最大的受益者。”


  生产要素向交通节点城市集聚,是区域经济发展的普遍规律。京沪高铁本身具备速度快、运量大的优势,同时连接了环渤海、长三角两大经济区,势必带动沿线区域生产要素的大规模流动,产生强大的集聚效应。济南与京沪时空距离的改变,加强了济南与沿线城市特别是与两大经济中心城市之间的联系,为济南产业结构升级带来新的机遇。


  有研究认为,京沪高铁两端是经济实力强大的北京、上海,中部沿海城市经济发展相对低,沿线经济呈现出“哑铃式”经济格局。这种“哑铃式”格局,由于中间存在断层,不利于南北经济往来与南北两大经济圈人才、资金、技术等要素的流动。客观上要求,必须尽快填补中间经济凹地。而在京沪高铁的中间地段,济南当仁不让地成为京沪高铁经济带中部的支撑点。


  中国社科院原副院长、中国城市经济学会副会长龙永枢认为,济南应选准京沪这两个经济圈发展中,有哪些特有的优势产业可以进一步发展,同时可以承接他们转移出的产业,并用优势资源加以发展。龙永枢表示,京沪高铁沿线目前是中国经济发展势力最为活跃的地区,如果大型物流产业、生产性服务业、生活性服务业的据点放在土地、人力和条件更为优惠的济南,将会带来更大的便利。此外,济南作为物流据点或中转站,也可辐射至鲁豫、鲁皖和鲁苏交界区,接陇海线又可至中国西部边缘。


  “长时间来,‘省会城市群’之所以一直停留在口头和纸面上,关键就是缺乏一个契机。京沪高铁的贯通就是济南省会城市群全面构建的一个千载难逢的契机。”龙永枢说,完善城市基础设施,提升城市功能是提升城市经济发展水平的重要基础。只有这样,才能抓住企业,抓住资金,抓住人才。


  警惕虹吸效应


  “我们也应该看到,随着京沪高铁的开通,人们的出行时间成本也大为降低,沿线城市对人流的竞争也会更加激烈,可以说,高铁开通带来重大发展机遇的同时,也会带来严峻考验。”济南大学经济学院院长葛金田认为,高铁开通会带来原有交通方式与产业布局的重新调整,在加速城市间生产要素流动的同时,也会促使资金、人才、信息向发展环境优越、行政效能高的局域聚集,形成虹吸效应。


  葛金田认为,京沪高铁对济南带来的挑战主要表现在企业总部迁出、高端客户群体流失、高端人才流失、高端产业难以汇聚等方面。同时,沿线地区迎来新一轮的产业分工和城市分工,济南将面临部分依靠人力成本和土地成本优势的企业将移到成本更低的地区,如德州、滨州、聊城等,济南的产业格局也将因此而发生一定的改变。另外,高铁将加快济南国际化进程,许多世界知名企业、国内大型企业将选择济南设立分支机构,一方面带动济南产业平台的提升,另一方面面对更高级别中心城市的企业竞争、甚至跨国企业的竞争,本土中小企业发展有可能受到限制。


  葛金田建议,放大高铁对济南的推动作用,带动济南城市发展和层级提升,首先应当完善城市服务功能,增强集聚要素能力,通过完善的配套设施,吸引各种高铁沿线要素流积聚。“比如,在客户进入城市的一瞬间,对于城市的酒店、出租车和公交车服务等方方面面都会有更加苛刻的要求,因此,硬件建设至关重要,管理水平提升同样迫切。”葛金田说。


  “高铁所带来的同城效应还容易造成消费者的分流。很多消费者因路程时间的缩短,很可能会选择去北京、上海购物。”葛金田就此表示,济南应该增强城市开放度,提升商业服务能力。省城各商家今后主要的任务不是恶性竞争,而是完善商业服务功能、提升商业品质,实现转型升级,以此稳定不同消费群体,抵消京沪等一线城市对高端消费客户的吸引力。



媒体链接:高铁驶来,机遇挑战并存

  打印页面     关闭窗口

新闻专题

视频报道

  • 2019防电信诈骗专题片:1网络刷单诈骗

  • 2019防电信诈骗专题片:2网络贷款诈骗

  • 2019防电信诈骗专题片:3网购退款诈骗

  • 2019防电信诈骗专题片:4冒充亲友诈骗

  • 济大校报

    校园风光

  • 新闻发布